幸运赛车近500期走势图|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局外人——鄭澤生的行經

2016年10月15日下午4時,“局外人——鄭澤生的行經”在今日美術館開展。《新周刊》創始人孫冕、藝術家葉永青策展,批評家栗憲庭、賈方舟任學術主持。這是他繼2014年在廣東美術館之后的又一個大型個展。詳細:..詳細>>

  • 靈魂的行走 鄭澤生作品展亮相今日畫廊..詳細>>
展覽信息
  • 學術主持:
  • 栗憲庭 / 賈方舟
  • 策展人:
  • 葉永青 / 孫冕
  • 展覽地點:
  • 今日美術館一號館 二/三樓
  • 展覽時間:
  • 2016年10月15日-10月24日
  • 開幕時間:
  • 2016年10月15日(周六)15:00
  • 查看展訊>>
微信"掃一掃"掃描二維碼收聽99藝術網官號!
藝術家鄭澤生

藝術家鄭澤生

  • 1973年/

    1973年1月5日鄭澤生出生在廣東省梅州市的一個小村莊。

    父親鄭億古畢業后在家鄉的獸醫站工作。母親鄭翠錦在文工團工作,婚后便留家打理家務。因早年家徒四壁,父親便辭去工作做起江湖郎中給附近的鄉親看病。即使自家條件依舊清貧,其父仍堅持給沒錢醫病的村民免費看病。

    鄭澤生兄妹六人,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兩個哥哥和三個姐姐。

  • 1979年/

    鄭澤生6歲時被拐騙到外鄉,之后經歷了一年多饔飧不濟、顛沛流離的乞討生活。他每天拿著一支粉筆畫匆匆而去的人群。有一天,一位男子在他的畫前駐足了很久,然后遞給他十元錢。就在那個黃昏,鄭澤生憑著記憶準確的畫出了那張讓他感動的臉——鷹鉤鼻,有阿凡提一樣胡子的男子。

    也就是這年,鄭澤生父親去世,可惜遠在異鄉的他尚不知父親的離開。

  • 1980年/

    無意中聽到自己要被賣給戲班,鄭澤生決定逃跑。他一個人沿著記憶中的路線尋找回家的路,跟著人群混上車。查票時被售票員逮個正著,鄭澤生跪在地上給售票員畫了一張畫,售票員竟感動的熱淚盈眶,并用行李給他搭了一個軟座。回到家鄉后鄭澤生早已狼狽不堪,他幻想著回到家父母見到他的喜悅,怎料想首先得知的竟是父親的死訊。這給原本就倍感無助的鄭澤生帶來了難抑之痛。這種憂郁與壓抑在其早期的創作中始終揮之不去。

    7歲的鄭澤生在父親的墓碑上用粉筆畫了一雙眼睛。

  • 1981年/

    鄭澤生8歲開始讀小學一年級,成績在村里名列前茅。

  • 1983年

    母親外出打工,哥哥姐姐們也散落在異鄉,在支離破碎的家中鄭澤生成了實際意義上的留守兒童。衣食住行都要自己解決,連吃三個月的米粉拌咸菜都是常事。村里的孩子不喜歡跟鄭澤生玩兒,嫌棄他是個沒人管的窮孩子。所以賺錢成為少時鄭澤生第一個明確的目標,那時的他就開始去鎮里批發冰棍,在學校賣給同學。

  • 1986年/

    在讀五年級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為日后棄商從藝的鄭澤生埋下了人生的伏筆。中學教師的繼父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民間書法家,也是鄭澤生書法的啟蒙老師。家中院子的井口旁,一張小椅子一張小桌子,時常能看到鄭澤生書寫的身影。

  • 1987年/

    小升初考試中鄭澤生以三分之差錯失鎮里的重點中學,進入鄉里由華僑捐助的承德中學。

    原本好學的鄭澤生開始厭學,被老師孤立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那時他只做一件事,就是一個人靜靜的低著頭把所有的書本全部涂畫成繪畫本。

    鄭澤生說:涂畫時腦子是放空的,畫的內容皆是些天馬行空的想象之物,至今仍清楚的記得那些游走于書本間的線條。

  • 1988年/

    鄭澤生決定徹底放棄讀書,早期的貧困讓他只想賺錢。他只身一人跑去惠東找姐姐,后被大哥帶到了深圳。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賣磁帶,工作地點是一個只有六平方米的鐵皮房子,從早到晚流著汗,叫賣最流行的時代旋律。

  • 1989年/

    母親和姐姐多方籌錢讓16歲的鄭澤生在家鄉的縣城學開車。鄭澤生回憶說:赤裸著上身站起來打方向盤的樣子,至今想起仍覺得很酷。之后他開始了各種長途短途的拉貨生活。

    同年二姐嫁給了香港人,鄭澤生先后隨二姐夫在兩家印花廠工作,他的工作是開印花機調色以掌控染布的顏色深淺。

  • 1990年/

    芬的出現讓鄭澤生和藝術之間有了無法掙脫的情緣。美術學院畢業的芬是印染廠的設計師,也是鄭澤生第一份純潔的愛。芬喜歡在河邊寫生,鄭澤生經常觀察她用絢麗的色彩在畫布上畫著河邊的那片紅樹林,他只覺得繪畫是一種震驚生命的神奇。直到有一天芬央求鄭澤生做人體模特,他赤裸著身子扭捏的走進紅樹林。

    染布調色師的工作讓尚未真正接觸繪畫的鄭澤生對色彩有了天生的直覺,芬學院派的繪畫技巧,成為他創作的初步教程。

  • 1992年/

    鄭澤生看著芬帶著各種帥氣的男子在紅樹林寫生,并翻滾在潮濕的泥潭上交媾。這一切刺穿了鄭澤生的心,他選擇離開印染廠。芬在將鄭澤生推向創作的同時也讓他對金錢、欲望與性有了深刻的反思。

    所以鄭澤生的很多創作中皆是以情色與人性為主題。在其1995年創作的《明珠交玉體》系列國畫和之后創作的《春閨夢》《被捆綁的情欲》等系列油畫作品中可見一斑。

  • 1993年/

    21歲的鄭澤生開始經營自己的第一個生意:云娜服裝店,日進斗金。

    8月鄭澤生拿起毛筆,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水墨創作。那時的鄭澤生就認為,畫畫應該很簡單,無非是一種靈魂釋放的途徑,即畫心中所想與自身經歷的感知。所以根本不必在意繪畫的技法和理論,這也是他始終不愿去“學習”繪畫的原因。他開始在看經典之作與自我創作的過程中不斷摸索著繪畫的語言。

    1993年創作了如《岸芷汀蘭》《荷》《芭蕉圖》等幾十余幅花鳥小品。

  • 1994年/

    鄭澤生與朋友合開了一家錄像廳,收入極其可觀。錢多人就開始膨脹,他開始迷上了賭博。鄭澤生說:“賭博和繪畫一樣,都是一種自我釋放,釋放壓抑與悲傷,并且承載了未知的可能性。”

    1994年創作了《解千愁》《木落翩》等花鳥系列作品。

  • 1995年/

    賭場上未知的刺激令鄭澤生逐漸迷失,竟一晚上輸掉了十幾萬,他突然醒悟從此戒賭,之后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在藝術創作上。

    1995年創作《山經》《三友圖》系列水墨人物作品,人物形象詭異、神情空洞,整個畫面孤寂而凝重。

    同年創作《夔變》《化墨叢生》山水系列作品,草書線性勾勒的山水,失去力量留下的只有蕭瑟和虛無。

  • 1996年/

    鄭澤生創辦了當年深圳南山區最大的實惠百貨商場。開業初生意紅火,但法國家樂福的進駐迫使實惠百貨倒閉。一時間上百家公司上門搶貨討債,最嚴重的一次,警察連續三聲槍響才控制住場面。鄭澤生陷入了一邊躲避追殺和追債,一邊絞盡腦汁想辦法還債的泥沼里。每天抽很多煙,極度的失眠和恐慌成為他日后患抑郁癥的端倪。

  • 1997年/

    背負巨額欠款且被失眠折磨到幾近崩潰的鄭澤生孤注一擲,將倒閉的商場改造成一間間鋪位招租,就這樣百貨商場變成了他的第一家服裝城。

  • 1998年/

    鄭澤生還清債務并抓住家用電器和新興手機的發展趨勢,做起了當時深圳最大的電器城。他就是這樣一個思維不斷更新且特立獨行的人。

    1998年創作《思悟》《夢醒一場》《魍魎之塵緣》水墨系列作品皆是對生存與死亡的感悟,畫面給人一種無法觸及的空虛與飄渺。

  • 1999年/

    鄭澤生開始嘗試油畫藝術創作,他認為油畫藝術語言能夠更好的詮釋他心中所想表達的觀念。

    1999年創組《浮生》系列油畫,夢魘般的人物、陰郁的色調,表述著都市生活壓力中處于分崩離析精神狀態下的人們。

  • 2000年/

    全國上下喜迎千禧年,鄭澤生卻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一家四星級酒店,開始了連軸轉的生活。那時在車上的時間,便是他睡覺的時間,這個習慣一直保留了很多年。

  • 2001年/

    短短幾年的時間,鄭澤生從一無所有做到擁有深圳最大的電器城、一家四星級酒店和三個服裝城,他獲得了“深圳優秀青年企業家”的稱號。但從1996年百貨商場倒閉欠債開始,鄭澤生的神經一直異常緊張。少年涉事自古多磨難,一場大火將他徹底推向了崩潰的邊緣。酒店的火災使鄭澤生的精神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每天頭疼欲裂并且飽受失眠的煎熬。他突然厭倦了暗礁激浪的商場,移民加拿大。

    2001年創作了《卜易》《此去經年》水墨人物作品,以及《宇宙洪荒》《一念風起》等抽象水墨作品,水墨潑灑酣暢淋漓,勾畫出微觀下的宇宙玄空。鄭澤回憶說:“當時總會覺得自己被淹沒在浩瀚的歷史塵埃之中”。

  • 2002年/

    移民生活并沒有將鄭澤生徹底拉出生意上的繁雜事務。

    8月疲憊不堪的鄭澤生關掉手機,只身一人去了西藏。身體每況愈下,無法徒步穿藏,鄭澤生便開始搭順路的摩托車、拖拉機、貨車,在西藏那片圣潔的土地上穿行。10月回到深圳后,他賣掉酒店和電器城,那時的鄭澤生經常會覺得自己離死亡很近。

    同年創作《驚魂》系列油畫,骷髏與鬼魅游離在超驗的世界,好像在迎接著死亡的來臨,作品滲透著冥界的恐懼。

  • 2003年/

    5月鄭澤生二次進藏,與顏料和畫本同行。也許是命運使然,鄭澤生遇到了一場12年才舉行一次的佛教密宗法會。

    藏歷6月8日法會正式開幕,那天大雨傾盆,來自藏區各地的30萬信徒前來朝拜。他們身著各色盛裝,手捧潔白哈達,雙手合十,匍匐在地,作五體投地拜,他們哭泣、歡呼。鄭澤生被眼前這宏大的場面震撼住了,原來宗教的力量如此偉大,讓人相信世界一定存在必然的因果和無窮盡的輪回。法會之后飽經滄桑的他,對人性有了深切理解和關懷;滋生出了對人類的憐憫與尊重。自此,對極樂精神彼岸的向往成為鄭澤生繪畫中的重要因素。期間創作《火烈西藏》《歸宿之佛陀》系列作品,他總是在尋求現實世界之外那片精神載物的天地。

    8月鄭澤生決定去爬珠峰,未康復的腿傷、零下二十幾度的惡劣天氣和高原反應令他每走一步都是煎熬,但是他硬是爬到了6500處的扎木營地。鄭澤生說: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讓他堅持下去。可惜他的身體狀況不允許他有更多的任性。

    9月鄭澤生去了尼泊爾,一路寫生畫畫。

    10月又從尼泊爾前往印度,在印度加爾各答,他經常坐在臨街的小攤喝一杯印度拉茶,看著來往的人群,什么都不想。鄭澤生常常懷念那段短暫又輕松的時光。

    2003年創作了以印度人物形象為主題的《前往巴別塔》《墓碑與灰燼》水墨系列作品。

  • 2004年/

    5月鄭澤生回到深圳接受腸道手術,住院46天。在住院的日子里,他每日盯著天花板發呆,突然有一天他決定逃去沒人打擾的地方,只跟畫畫作伴。至此,鄭澤生做了一個至今無悔的抉擇,棄商從藝,他的人生進入了命中注定的逆轉。

    手術后的鄭澤生虛弱無力、神態游離,晚上依舊頭痛失眠。后醫生診斷他患上了抑郁癥。

  • 2005年/

    在這一年鄭澤生洗盡鉛華歸于平淡,他來到了云南麗江的束河古鎮,盤下一個院子做起了客棧。白天畫畫,晚上念經。他說誦經時可以得到安寧和平靜。

    2005年創作《歸宿》《梵音》等系列油畫作品,作品沒有了前期的躁動與不安,轉而變為一種對超脫與天堂的向往。

    同年創作《麗江音樂》系列油畫,是一組反思麗江艷遇題材的作品,作品中雖然充斥著情色,但仍舊籠罩著鄭澤生創作特有的宗教儀式感。

  • 2006年/

    4月鄭澤生前往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翁佳寺,與寺院僧人同吃同住的修行方式讓鄭澤生從虛弱游離的精神狀態中解脫出來。一次外出,他遇到幾個衣衫破舊、蓬頭垢面的藏族孤兒。他握起其中一個小孩的手,孩子看著他的眼睛,露出一排小白牙,靦腆地笑,眼神明亮清澈如一汪泉水。鄭澤生在那一瞬間決定,他要辦一個孤兒院。

    8月鄭澤生辦了一個名為“澤生與多吉慈善之家”的孤兒院,后改名為“瓦卡孤兒院”,院里最多時曾收養58個孩子,他們都管鄭澤生叫“爸爸”。

    2006年創作了《大宇唱神圖》《山抹微云》《觀滄海》等一系列抽象水墨作品。

  • 2007年/

    鄭澤生在稻城買下離孩子們不遠的一塊地,開始將全部精力投入到籌劃他的溫泉小鎮。

    2007年開始創作《是宿命的悲還是輪回之痛》系列油畫作品,此系列作品創作一直延續至2012年。

    同年創作《大成之上》等水墨作品,作品表達著其對宗教與信仰的虔誠與向往。

  • 2008年/

    鄭澤生服用抑郁癥的藥量逐漸增大,醫生說他需要終身服用緩解抑郁癥的藥物,否則將很危險,甚至會有自殺傾向。就在醫生告訴他需要終生服藥的這一天,他決定不再吃藥。

    創作《怨咒》系列油畫作品,畫面皆是筆觸、符號與色塊的涂鴉。

    2008年創作《被捆綁的情欲》《春閨夢》系列水墨創作,情色與壓抑仍舊是創作的主旋律。

    鄭澤生到2008年為止,大小畫作已有三百余幅,雖然他沒有舉辦過任何一個展覽出版過任何一本畫冊,但是在他看來,伴隨著思想的轉變與人生抉擇而完成的作品,本身就是一個完美的展覽。雖未陳列于眾,但在鄭澤生心里,每一個系列作品的完成都是對他這一階段人生歷練與社會感悟的總結。

  • 2009年/

    鄭澤生在麗江束河古鎮的會所建成,取名為“梵爾巴”,寓意宇宙中的一粒沙。“梵爾巴”上下兩層,一樓是畫室,二樓是書房和打坐間。身體的虛弱和精神的游離讓鄭澤生更加想以繪畫的方式證明自己的真實存在。這一年鄭澤生沒日沒夜地畫,有時身體虛脫到需要扶著墻走出畫室。那段時間也是他作品產量最集中的時候。

    2009創作了《中國遺囑》《迷途》《空靜幻滅》油畫系列作品,以人性與社會為主題,鄭澤生說,他越是想通過藝術揭示人性的黑暗以及社會的問題之所在,越是不由自主的陷入罪惡、悲劇與殘酷的輪回之中。

    同年年創作《觀滄海》《神游乾坤》抽象水墨系列作品。

    創作《野孤禪》系列人物畫,人物形象給人無盡的猙獰感,陰郁的色調和殉葬般的儀式。

  • 2010年/

    鄭澤生重復著簡單的生活,畫畫、打坐、看書。他還養了一匹叫做“邦達”的馬,有時會騎它去周圍的山上和村落散步,更多的時候都是在畫室里不出來。

    2010年創作《夢魘天堂》《劫與執念》等油畫系列作品。

    同年年創作《道由》《古法頓墨》抽象水墨系列作品。

  • 2011年/

    鄭澤生與自己的禪修老師相識,并跟隨老師一起去了中南山的白馬昭覺寺。鄭澤生與僧人一起念經、打坐、吃飯、掃地。期間研聽了臺灣法師的《八世誦》,受益匪淺。課程結束后鄭澤生畫了很多輕松喜悅的水墨畫如《化境》《歸思》《乍暖》系列,他的畫面終于出現了溫暖與明亮的色調,一切都輕盈了起來。

    2011年創作了以僧侶形象為主題的《爭渡》《一僧眉駐地》系列水墨作品。

  • 2012年/

    第一屆COART藝術節在麗江束河古鎮舉辦,栗憲庭、賈方舟、葉永青、孫冕、管郁達、張達星等人參觀了鄭澤生的畫室,對他的作品予以肯定,這對鄭澤生來說是莫大的鼓勵。

    就在這一年鄭澤生接觸到尺八這個從此不離身的樂器,他十分喜愛它傳達的空靈和蒼涼。

    2012年創作《長在心里的刺和拔不掉的恨》《在哭泣中吶喊》等系列作品,其作完全自成一格,超凡脫俗又悲天憫人。

    同年年創作《玩世古道》系列抽象水墨,與之前潑灑淋漓的抽象畫風不同,鄭澤生的作品開始具有非常強烈的形式意味。

  • 2013年/

    4月廣東美術家協會會長許欽松、廣東美術館原館長羅一平一行幾人來麗江旅游寫生,緣分的指引讓他們看到鄭澤生的作品。當時羅館長只用了“震動”二字形容。他們驚訝一個從來沒有學過繪畫的人竟創作出這樣的作品。羅一平說:“澤生,你應該辦個畫展!”

    8月鄭澤生開始收集他散落在各處的藝術創作,西藏、潮州、麗江、成都,他自己也沒想到他竟已畫了600余幅作品。他開始對自己以往的作品進行整理,同時對部分受損毀的作品進行修復。

    2013年創作《明妃記》《無來無往》《浮生》系列油畫作品,其創作完全沒有套路可言,形式多變,色彩時而幽暗時而明快;人物形象時而陰郁時而純凈,總之鄭澤生筆下是一個妄念叢生的世界。

    同年年延續《玩世古道》的創作風格,鄭澤生創作了更具形式感的《太始》《太拙》現代水墨系列作品。

  • 2014年/

    鄭澤生的思想發生了巨大轉變,他意識到只有從精神的恐怖地獄走出來,徹底跟負能量的陰暗面決裂,才能拯救自己。

    創作《喚沉睡之靈》《緣覺》《錦瑟迷音》等系列油畫作品,創作開始描繪向往中天堂般夢幻的世界,前所未有的超脫使其作品多了幾分天真與夢幻,但無論畫風如何轉變鄭澤生依舊堅持自己的“靈魂繪畫”。

    8月,在廣州創立“梵爾巴藝術空間”,鄭澤生的身體和精神都有了明顯的好轉。

    12月,由廣東省文化廳主辦的《行經》——鄭澤生大型個展在廣東美術館展出。同時舉辦了以賈方舟為學術主持的學術研討會,出席學術會議的還有王端庭、王林、魯鴻等批評家。這個展覽被王林評價為廣東美術館對民間藝術推動的濃重一筆。

  • 2015年/

    9月鄭澤生前往了一直想去的非洲。創作了一系列以白色色調為主的《非洲》系列作品。畫面中色彩極簡到極致,以此減弱畫面的視覺沖擊力,情感和靈魂成為感知畫面的唯一途徑。

    11月鄭澤生前往美國亞利桑那州北部的小城鎮Sedona參加一個身心靈的活動。

  • 2016年/

    1月他來到北京,創立“澤心房”藝術工作室。

    2016年創作《37億年》《Hakuna Matata》系列油畫作品,作為一位虔誠篤實的尋夢者,鄭澤生的作品總有一種超脫世俗的力量。兩組作品對比強烈,前者色彩濃烈直接,平面勾勒填滿整個畫面,后者色彩舒緩靈動,畫面輕盈超脫;前者是對最原初的回眸,后者則更像對未來精神彼岸的向往。一個起點一個終點,這即是天地萬物所要經歷的過程,也是鄭澤生行經的歷程。

    10月15日將在今日美術館舉辦由栗憲庭、賈方舟擔任學術主持的個展《局外人——鄭澤生的行經》,展覽由葉永青、孫冕、簡楓共同策劃。

專家觀點
01

葉永青:

鄭澤生本是一個藝術系統的局外人,他的藝術經歷與源泉與藝術史無關。他對于繪畫的選
擇與投入,是一種自覺卻又不由自主的狀態,這種不斷地癡狂追求藝術的狀態,不同于一
般的職業生涯的畫者,而是代表了一個扺達理想的歷程,以近乎于藝術的方式呈現出來。

對于所有的創作藝術的作者而言,心中想要表達的東西都要受到現實的局限,這個局限可
能是語言本身,可能是身體,也可能是使用的介質與技巧。而毎個人都在不斷努力地用藝
術去接近那個理想的狀態。對于鄭澤生來說,這種局限首先來自其復雜的社會身份,按照
世俗的看法,表面上他的角色已經是頗為成功的商人或企業家了,何以他會步繪畫的世界
并使其中充滿著吸引人的神秘、樸素、稚拙、靈媒、怪異、痛苦,甚至有點猙獰恐怖的情
景?

查看更多詳細>>
02

賈方舟

鄭澤生,一個來自潮汕的不務正業的生意人,居然在去年以一個畫家的身份堂而皇之地走
進廣東美術館舉辦個展,并由該館館長做策展人。現在又將登入今日美術館的“大雅之
堂”。這事看起來有點神奇,他不是職業畫家,也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繪畫對他來說,
既不是他的職業,也不是他的專業,但卻是他生命中無法割舍的部分,繪畫常常帶他進入
一種迷狂狀態。他畫畫沒有什么功利目的,僅僅是出于他的一種內在需要,他要為苦難的
靈魂找到一個精神的出口,他把畫畫看作是他實現靈魂自救的一種方式。

查看更多詳細>>
03

管郁達:

鄭澤生的宿命如此。他在天地間行駛,從歷經商海浮沉的商人到筆耕不綴的藝術家,從體
驗人生百態的俗人到自我救贖的佛教信徒,從精神困惑到靈魂救贖,始終堅守一方精神凈
土。鄭澤生是理想主義者,沒有經過學院系統訓練的他,憑著本能,憑著才情與天賦,憑
著對生活的體味,作品中流露出對生與死,對命運輪回的沉思,對秩序和無序的一種現實
狀況的見證,以及對人生終極意義的追問。鄭澤生實乃一位大隱于市的畫家,嫻熟流暢的
筆觸,現實與夢幻疊加的意象,通過對人的哲學反思,述說精神困境,展現心路歷程,他
在追求精神的路途上走向極端,甚至超脫于滾滾紅塵。

查看更多詳細>>

作品圖

《37億年系列之百鳥朝鳳》No.3 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百鳥朝鳳》No.4 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百鳥朝鳳》No.5 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百鳥朝鳳》No.6 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彩虹》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九尾嬉紅圖》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陽光與花朵》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之魚精靈》No.18七公主 150X150cm 布面丙烯 2016
37億年系列

展覽現場

新聞熱線: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編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QQ:1872374038

媒介QQ:1484571929  編 輯QQ:985570354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01商務樓401室 郵編:10001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0]179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幸运赛车近500期走势图